西沙

懒癌晚期

十分后悔 为什么我小时候没有坚持点亮画画技能

【友情提醒】近期不要出本,出本请等年后

浮生长恨欢娱少:

友情提醒一下各位吧。无论bg还是bl还是gl,原创还是同人,最近都不要出本了,请避风头。如果一定要出,请等春节之后。如果本子涉及啪啪啪,请自行斟酌出还是不出(良心劝告不要出,不然真的是一举报一个准)。咨询过法律系朋友,本子有那啥内容还销量很大的话,非法印刷+yinhuiseqing,可以判到6个月以上,有组织性且多次的话,甚至3年以上。

很心痛 很喜欢的大大被举报 很愤怒

            忘羡的校园日常

设定所有人都在同一个班  两人间的宿舍  人物略ooc

    某天,魏无羡与蓝忘机相约去食堂吃饭。他们相对而坐,吃了起来。

    食堂里很是喧闹,两人都想快点回到宿舍,就一直安安静静的吃着。
    就在魏无羡准备吃完的时候,从旁边突然伸出来一双筷子,夹着一块番茄就放到了他的餐盘里。

    “???”魏无羡有些疑惑的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道:“番茄炒蛋。”
    魏无羡低头看了看盘里的那一大块红彤彤的番茄,又抬头看了看蓝忘机那有些冷淡的脸,“这能叫番茄炒蛋??这明明就是个番茄!”

    魏无羡与蓝忘机让食堂阿姨打的菜其中就有一道是番茄炒蛋,因此他俩有一道菜是一样的。只不过蓝忘机吃完了蛋,还剩下一些番茄,他看着魏无羡盘子里还有许多没吃完的炒蛋,把自己盘里的番茄夹了过去。
    “盘里有炒蛋,一起吃番茄。”蓝忘机睁着一双眼满脸严肃的看着魏无羡说道。
    魏无羡气笑了,他抡起拳头就冲蓝忘机肩膀上来了一拳:“你这人怎么这样!请我吃番茄炒蛋?!你怎么不把你的炒蛋一起给我?!”每说一句就锤一拳,只是后续的力道越放越轻,手也越打越往下伸。
    蓝忘机也不躲,只是突然抓住了魏无羡那作怪的手,说道:“吃番茄,补身体。”
    魏无羡哼笑一声,一边说道:“明明是你自己不想吃番茄吧!”一边低头把盘里的菜都吃得干干净净的了。

    两个人又一起回宿舍去了。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蓝曦臣早早的到了教室,看着魏无羡走进来的姿势有些怪异,便有些担心的上去问了问。魏无羡连连摆手:“没事没事,只是昨晚吃错东西,拉肚子了。”又看了看一脸神清气爽的蓝忘机,得到了肯定,这才打消了心中的疑惑。

    只是魏无羡没想到,一直偷偷观察他的蓝思追转头就对一旁趴在课桌上昏昏欲睡的金凌悄悄的说:“哎,金凌!我看魏无羡这脸色,像是操劳过度的样子耶。”说完,自己一个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坐在那里嘻嘻笑了起来。
    金凌一下子就醒了,也开始偷偷的观察起魏无羡来,随即便兴冲冲的掉头对坐在他身后的江澄说道:“舅舅……”
    但是马上就被江澄打断了,面色扭曲的说:“停!我不是说过了,在学校不许叫我舅舅!”
    金凌马上改口,但又不好意思用别的称呼,便乖乖道:“我发现魏无羡昨晚貌似纵欲过度了!”看到在江澄隐隐有暴怒迹象的瞪视,立刻撇清:“是思追跟我说的!”
    坐在一旁的蓝思追听到了,急忙向江澄道歉,然后轻轻打了金凌一下:“你出卖我!”金凌连忙讨饶卖乖,惹得蓝思追喷笑出声。
    江澄看了看魏无羡和蓝忘机,又看了看他俩。这两个人在那里闹着,倒是没注意到江澄越来越铁青的脸色了。

小剧场:

江澄:????为什么我感觉我自己越来越吃不下东西了???

汪叽弹琴,羡羡闲不住抱了两只兔子,一只放到汪叽盘起的腿上,一只放到肩上,那两只兔子原来在羡羡怀里动来动去老想跑掉,一放到汪叽身上就老老实实的不动了。自己又去身后扯汪叽的抹额,骚扰来骚扰去的。

汪叽温书的时候,羡羡看他一本正经的看书就老是撩汪叽,这动一下那动一下,看着汪叽紧皱着眉还要读书,脸却红的要命,然后越动越放肆,越摸越过火,手都伸进去了。

——当然最后就被哔了

羡羡这么撩,圣人都忍不住啊 (*´﹃`*)抹鼻血

啊。。。突然想到!!

羡羡一觉起来,发现汪叽变成手掌大小了,然后就看到缩小版的汪叽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脸上还有刚醒产生的浅淡的红晕,他抬手轻轻揉了揉眼,小小的声音迷迷糊糊的说道:“……魏婴,你怎么变大了?”

或者是汪叽一觉醒来,发现羡羡变小了,头发铺散在被单上,摸起来像汪叽养的小白兔的光滑的毛,黑亮亮的眼睛看着他,嘟起嫩红的嘴巴凑上前在汪叽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小小的脸是大大的笑:“今天我可是早醒了!醒来就发现自己成这样子了呢!”

好想把他俩都揣口袋里,时不时掏出来亲一亲,再揉一揉小脑袋瓜,揉到晕头转向的,再放回兜里。
(*´﹃`*)一边想着一边抹了抹嘴

【河蚌羡】5

再说一遍 小学生文笔_(:з」∠)_

    这已经是魏无羡跟江澄僵持的第三天了。

    也不知道魏无羡又说了什么话,就直接躲河蚌里去了,江澄竟一把拿起那小腿高的河蚌就径直放到了卧房的书案上。
    “魏无羡你给我出来!”完全是怒火滔天的语气。
    一副懒洋洋的声音马上就传了出来,“谁在叫唤着呢,哎,我听不见~”
    江澄闻言冷笑一声,道:“你就继续躲在里面不出来,我不信你还不进食了。”一边说着一边却又在河蚌旁边放了些许糕点水果。

    那河蚌晃了晃表示不屑。
    江澄也懒得理他,拿起一本《天官赐福》就看了起来。这是前几日他从金凌手中得来的,受金凌大力推崇的一本话本子,据说现在在百姓中还挺受欢迎。他闲来无事就随意翻了翻,倒是被其中的剧情吸引了些注意力,这些日子看得也是挺津津有味。

    是夜,江澄已经上榻睡了,那河蚌轻轻开启一条小缝,里面黑色小小身影在嘀嘀咕咕的念着什么,倏的,一个比手掌还要大上一倍的白色纸人从那道缝隙中飘了出来,悠悠的落在书案上。
    只见那纸人左右环视一阵,便蹑手蹑脚走到那堆糕点旁边,抱起一块绿豆糕就跑回河蚌边上,然后那缝隙张开得更大了,一双小小的手伸了出来,就在糕点的交接即将完成的时候,安静的卧房里突然一声嗤笑,那河蚌嘭的一声就合上了,只剩下小纸人懵懵的站在旁边,怀里还抱着一块绿豆糕。
    江澄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或者说他根本就没睡。他起身走到书案前面,低头对那河蚌冷道:“我道你还真的什么都不吃。”
    顿了顿,似乎还想说什么,但随即转身就往外走,一把打开房门,毫不意外的看到刚刚步入院落的蓝忘机。

    他又冷笑一声,这次什么话都没说,看着蓝忘机手撑着那河蚌走了过来,与他微一点头,施施然走了出去。
    那河蚌上还坐着一个白色的小纸人,愣愣的一边手臂还抱着那块绿豆糕,另一边手臂使劲扒住蚌壳防止自己掉下去。蓝忘机便伸另一只手托起了纸人,慢慢的往两人一起同住的卧房走去。

    “魏婴,出来吧。”话音刚落,那河蚌便直接打开了,里面那黑衣小人正坐在柔软的蚌肉上,微晃着双腿歪着头看着蓝忘机,然后不经意间便注意到了端正清雅的蓝公子那微微泛红的耳朵。
   

上课撸了一段,还没完。
哎哟光想着这画面我都要被萌死了恨不得把脸埋在蚌里对着羡羡一顿亲亲亲(*´﹃`*)
然后就被汪叽打死_(:з」∠)_

今天的小剧场只有睡觉都是一身基佬紫的江宇直

江澄(打开房门):呵,相好来接人了。……这一对该死的狗男男!妈的!死给!!


大概对汪叽来说 羡羡的出现就是使他平静无波的心里掀起波澜
让他一双眼只看得到羡羡 一颗心都系到羡羡身上
他不在身边就是想念 他出现就挪不动步子 他快乐自己也开心 他说话自己都记得 
直到汪叽被关紧闭 即使一个人被罚面壁思过

他也曾经满心期待来日方长 却未曾料到羡羡的乍然离场

_(:з」∠)_突然有感而发

有两篇忘羡被屏蔽了。。不会弄链接 想想算了_(:з」∠)_

等。。等我写完论文。。再。。。